• <nav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nav>
  • <tr id="kwygk"><bdo id="kwygk"></bdo></tr>
    <nav id="kwygk"></nav>
    <dd id="kwygk"></dd>
    <xmp id="kwygk"><optgroup id="kwygk"></optgroup>
    <tt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tt>
    <tt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tt>
    <menu id="kwygk"></menu>
    <nav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nav>
  • <menu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menu>
    <xmp id="kwygk"><nav id="kwygk"></nav>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滾動信息
    智慧對接 奮楫揚帆 智庫助力“一帶一路”建設五年回眸
    時間:2019年02月18日????來源: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

     

    時間:2019年02月18日      來源:光明日報

     

    導讀

    2013年秋,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此為起點,這項承載新時代使命的世紀工程掀開了沿線國家和地區攜手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動新型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嶄新一頁。“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與推進,同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正式啟動幾乎是同步的。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中明確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2015年1月,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正式出臺。自此,中國智庫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回顧“一帶一路”建設和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發展歷程,可以看出,五年多來,眾多智庫積極投身“一帶一路”研究、主動開展相關活動和國際交流,為研判“一帶一路”建設走勢與重點、推動相關政策出臺與實施、化解“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風險和挑戰、凝聚國際共識、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作出了獨有貢獻。

    要點提示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國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類機構已超過300家,已出版“一帶一路”研究圖書400余本。

    5年來,一批聚焦“一帶一路”的智庫對接國家需求,以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咨詢研究為黨委政府科學決策提供支撐。

    應聚焦我國及國際社會面臨的突出問題,深入調查研究,點穴式解決共建“一帶一路”中的重大問題。

    夯基石、樹品牌

    以智庫建設助力“一帶一路”

    緊扣國家發展需求,各類智庫積極開展“一帶一路”研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要“智力先行,強化智庫的支撐引領作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國內相關研究機構、高校等積極響應,整合力量,發揮專業所長,努力推進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建設。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類機構已超過300家。從智庫類別區分,涵蓋了《意見》中的七類智庫。其中代表性智庫既有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上海社會科學院等官方智庫,也有北京師范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等高校智庫,還有“一帶一路”百人論壇、全球化智庫等社會智庫。從研究成果看,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智庫已出版“一帶一路”研究圖書400多本。以“一帶一路”為關鍵詞在中國知網進行檢索,共有超過2.5萬篇文章;而以“一帶一路”為主題詞檢索,則有超過5.3萬篇文章。

    外國學者也積極參與到“一帶一路”研究中來。據不完全統計,密切關注“一帶一路”的外國知名智庫有50余家,已發表100多份專題研究報告。例如,新加坡學者盧沛穎的《“一帶一路”倡議》、德國記者烏韋·赫爾辛的《長征2.0:作為發展模式的中國新絲綢之路》、美國學者彭泊宇的《“一帶一路”:從創意到現實》等成果頗受關注。在智庫建設方面,2017年11月,由數十名日本學者發起的“一帶一路”日本研究中心在東京成立,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為最高顧問。

    各類智庫關于“一帶一路”的研究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品牌性智庫成果、高端學術交流平臺與合作機制吸引了國內外智庫廣泛參與,架起了促進溝通、增進理解、凝聚共識的橋梁。

    持續發力,在服務中央決策和“一帶一路”建設的同時發展壯大“一帶一路”智庫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相關智庫研究從主要聚焦“一帶一路”本身的內涵、背景、外部形勢等基本問題,擴展至“一帶一路”倡議如何與沿線國家的發展戰略有效對接,如何有效推動全球治理與新型經濟全球化等前沿領域,越來越注重關于“一帶一路”的基礎性、前瞻性、針對性調研。一方面,研究內容不斷深化,“一帶一路”研究的理論框架逐步搭建,并啟動了案例庫建立研究工作;另一方面,智庫產品不斷豐富,不僅提供權威專業的智庫專報、學術文章、媒體評述,而且持續在國際場合推出相關研究成果。

    以“一帶一路”百人論壇為例,作為一家由政府官員、專家學者、企業家、媒體從業者等各界人士組成的“一帶一路”網絡型智庫,百人論壇不僅開設網站和微信公眾號,還邀請知名專家組成專家委員會,與商務印書館聯合打造“一帶一路”百人論壇研究院,不斷就自身的機制化建設展開探索。成立以來,百人論壇連續舉辦了四屆年會,發布三本“一帶一路”年度報告,組織了多場國內外調研和研討;諸多文章、內參直接服務中央決策。

    攜手共建“一帶一路”全球智庫合作網絡,集群效應初步顯現

    2017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發表演講時指出,“要發揮智庫作用,建設好智庫聯盟和合作網絡”。有專家認為,智庫網絡是基于各個智庫的獨特優勢,促進資源優化,避免重復研究,推動網絡整體與智庫個體的利益共享。“一帶一路”建設是一項系統工程,通過構建“一帶一路”全球智庫合作網絡,深化沿線國家和地區智庫交流,有助于及時回應各方關切和疑慮,夯實“一帶一路”民意基礎、社會基礎。

    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起成立的“絲路國際論壇”和“絲路國際智庫網絡”是在國際范圍內構建“一帶一路”智庫合作網絡的較早嘗試,經過數年經營,取得了顯著效果。

    2015年4月,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牽頭,聯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社會科學院、復旦大學等單位成立了“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截至2018年,該聯盟擁有國內理事單位137家,國際理事單位112家,“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主流智庫基本都參與其中,有效統籌了國內外智庫資源。

    2015年10月17日,蘭州大學、復旦大學、俄羅斯烏拉爾國立經濟大學、韓國釜慶大學等8個國家47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高校聯合發布《敦煌共識》,決定成立“一帶一路”高校戰略聯盟。聯盟旨在構建“一帶一路”高等教育共同體,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大學在教育、科技、文化等領域開展交流合作。

    2017年5月,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承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智庫交流”平行主題會議,邀集來自40多個國家的智庫負責人、前政要和專家學者約200人深入探討。會議傳遞出中外智庫共同建設“智力絲綢之路”的時代心聲和堅定信心。

    對標國際知名智庫,一批品牌智庫、品牌成果漸成風景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以其為研究主題的智庫積極對標國際一流智庫,為“一帶一路”由倡議轉化為行動提供了專業支撐。

    中國科學院2013年以來率先打造“人才、平臺、項目”相結合的“一帶一路”科技合作體系,先后啟動實施了“發展中國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和“一帶一路”科技合作行動計劃,率先牽頭建設“一帶一路”科技組織聯盟。目前,中科院每年與“一帶一路”國家(地區)科技交流規模超過2萬人次,每年舉辦國際學術會議近400場,同國際上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科教機構簽署200多份院級國際合作協議和1000多份所一級合作協議,陸續啟動9個海外科教聯合中心建設。

    福建、廣東、上海等省市也在“一帶一路”智庫建設方面走在了前列。華僑大學舉辦“一帶一路”研究高級講習班、“一帶一路”與海外華人發展研修班。2014年,暨南大學成立了“21世紀絲綢之路研究院”,以“僑”為特色,組織了一系列重要活動。上海社科院積極開展“一帶一路”研究,通過創辦絲路信息網、“一帶一路”上海論壇、“一帶一路”研究英文刊物等載體,更好服務“一帶一路”建設。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從2014年起,共舉辦了多場500人以上規模的“一帶一路”主題國際會議,編寫了《共建“一帶一路”:理念、實踐與中國貢獻》白皮書和20余部“一帶一路”系列研究書籍和報告,在超過50個國家宣講“一帶一路”,與多國智庫開展實質性合作研究與對話。

    國家信息中心致力于打造以大數據為特色的“一帶一路”智庫品牌。2018年9月,在天津舉辦的2018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國家信息中心發布了《“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8》。這是國家信息中心連續第三年推出利用大數據技術全面反映“一帶一路”建設進展與成效的綜合性年度報告。

    深入研究、咨政建言

    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智力支撐

    “一帶一路”建設從無到有、由點及面,進度和成果超出預期,智庫作用功不可沒。回顧已有成績,“一帶一路”智庫研究體現出“四個服務于”的鮮明特征。

    發揮研究專長和特色優勢,服務科學決策。服務決策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根本任務。“一帶一路”建設無現成模式可資借鑒,需要智庫發揮專業化研究和咨政建言優勢,形成全面、前沿、準確的決策咨詢成果。一批聚焦“一帶一路”的智庫主動對接國家需求,開展了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戰略咨詢研究,持續向有關部門提供各類決策咨詢報告,為中央科學決策提供了重要支撐。《糾正“一帶一路”建設的十大錯誤認知》《“一帶一路”英文譯法應盡早明確》等研究成果,對“一帶一路”政策完善產生了影響。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過去幾年共建“一帶一路”完成了總體布局,繪就了一幅“大寫意”,今后要聚焦重點、精雕細琢,共同繪制好精謹細膩的“工筆畫”。這為智庫下一步研究重點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深入研究“一帶一路”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和潛在風險,服務于企業發揮主體作用。企業是“一帶一路”建設的主體。2015年,中國有106家企業入圍世界500強,首次破百,2018年入圍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達到120家,但很多企業依然“大而不強”,通過“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契機,可以倒逼企業改革、帶動企業創新,加快企業國際化布局,實現從“走出去”到“走進去”、從產業化到品牌化。

    近年來,圍繞國家“一帶一路”建設,作為國家高端智庫,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幫助中國產業和企業在“一帶一路”國家規劃建設經濟特區,先后參與了埃塞俄比亞、剛果、肯尼亞、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和地區的多個經濟特區、工業園區的規劃建設,提供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積極同世界分享中國經濟特區經驗,為“一帶一路”的實施豐富了路徑、打開了思路。

    直面疑慮和質疑,講好“一帶一路”故事,服務于國際話語權塑造。“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受到了越來越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認可,成為踐行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治理觀、完善全球治理體系以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創舉。但同時,也受到諸多質疑。面對誤解或別有用心的曲解,多家智庫致力于加強話語權建設,精準回應、消除誤讀、增加共識。復旦大學黨委書記、“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共同理事長焦揚建議,加強話語體系的理論研究和成果轉化,站在國際傳播的高度,把“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理念主張、重大政策舉措轉化為國外受眾聽得懂、易接受的語言和方式,努力擴大“一帶一路”理念價值、政策設計、工作推進、成果收獲等各方面的影響,講好“一帶一路”故事,傳播好“一帶一路”聲音。

    開展智庫外交,不斷擴大“一帶一路”朋友圈,服務于促進國際社會深化認同“一帶一路”。陳文玲、王文、胡必亮、翟崑、王義桅等主動站上國際舞臺發出中國學者聲音,《世界是通的——“一帶一路”的邏輯》《“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等代表性成果有助于增信釋疑,《絲路瞭望》等“一帶一路”專刊定期傳遞深度思考,諸多研究成果和專著以多語種出版,用國際語言精準傳播“一帶一路”,幫助國際社會充分了解“一帶一路”的內涵。

    以“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為例,通過赴中亞、南亞、東南亞、歐洲、中東等地交流訪問,積極擴展智庫人脈網絡,成為沿線國家各界人士了解“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渠道。聯盟還堅持“走出去”與“請進來”相結合,舉辦了一系列國際研討會,組織開展了“一帶一路”主題訪學,開辦了“一帶一路”高級政務研修班、“一帶一路”國際暑期學校,組建了“一帶一路”留學生研究會等,以豐富多彩的形式,發揮了政策宣介和認知引領作用。

    未來展望

    直面不足、對標一流、迎難而上

    不容回避的是,“一帶一路”智庫研究與建設依然面臨諸多問題,影響并制約“一帶一路”建設的實際效果。

    第一,“一帶一路”是跨學科研究,覆蓋的研究領域眾多。當前雖然不乏高水平研究成果和公共外交活動,但總體看來,現有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在術業專攻方面仍呈現博而不精、研而不透的局面。“國情式”“百度式”研究占相當比重,重復性強、水平不高、研究成果缺乏說服力和操作性,部分成果陷入“決策者感覺不解渴、企業家認為沒法用”的尷尬境地。

    第二,專家隊伍建設亟待規范化。因為領域廣、涉及多、應用性強,“一帶一路”研究似乎“門檻”不高,誰都能做,但真正能夠抓住痛點、瞄準現實、做出深度、提供方案的專家嚴重不足。很多專家的成果囿于簡單空洞的政策描述,缺乏深度研究與持續跟蹤調研。

    第三,智庫機構大多來自官方,民間力量不易介入。“一帶一路”研究涉及公共外交,社會智庫體制機制靈活,與國外交往有一定優勢。然而,當前我國社會智庫仍處于探索階段,存在注冊登記難、職稱評聘難、課題立項難、成果報送難、信息獲取難、決策參與難、輿論認可難、國際交流難、稅費負擔重等實際制約,想做事、敢做事、能做事的民間力量作用尚未得到有效發揮。

    第四,雖然當前中國智庫國際交流日漸頻密,但在研究方面仍然是獨力研究多、合力研究少,已有的交流合作相對淺表化、隨機化,缺乏深度、精準、切實解決問題的合作研究。

    只有強健自身,才能更好支撐“一帶一路”建設。為此,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應以補足上述短板為目標,努力改進、提高水準。為此,特提出兩點建議:

    引導智庫堅持問題導向,注重實地調研。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是智庫的本職所在,國際社會、政府、企業的實際需求是“一帶一路”智庫研究需剖析的重點議題。應當引導智庫堅持問題導向,注重實地調研,避免自說自話,更不能足不出戶、閉門造車。要聚焦問題,深入調查研究,提升嗅覺敏銳性、學術剖析力,點穴式地解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問題。

    推動建立國家級“一帶一路”研究院。“一帶一路”既服務于我國對外開放,又為全球治理提供公共產品,已經寫入黨章,需要對其進行學理研究、動態性跟蹤研究,需要有國家級的智庫平臺。建議整合有關研究機構力量,建立國家級“一帶一路”研究院,統籌指導全國“一帶一路”研究工作,制定“一帶一路”研究規劃,組織實施國家“一帶一路”重大項目,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同時,也可作為國外對接“一帶一路”的權威智庫平臺,推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二軌外交”,展現我國的開放思路、國際化胸襟和學術話語權。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關系和“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趙磊;“一帶一路”百人論壇研究院研究員、吉林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博士生蔣正翔)

     

    瀏覽次數:5682
    256彩票256彩票平台256彩票主页256彩票网站256彩票官网256彩票娱乐256彩票开户256彩票注册256彩票是真的吗256彩票登入256彩票快三256彩票时时彩256彩票手机app下载256彩票开奖 溧阳 | 青州 | 通辽 | 湖州 | 双鸭山 | 牡丹江 | 寿光 | 永新 | 延边 | 宣城 | 四川成都 | 德宏 | 金昌 | 海东 | 喀什 | 三门峡 | 黑龙江哈尔滨 | 中山 | 江西南昌 | 呼伦贝尔 | 海拉尔 | 安庆 | 庄河 | 南阳 | 和田 | 广安 | 和县 | 余姚 | 本溪 | 台州 | 襄阳 | 陇南 | 乳山 | 广元 | 平凉 | 莒县 | 呼伦贝尔 | 长葛 | 金华 | 阿里 | 海西 | 和田 | 临沧 | 怒江 | 山南 | 宿迁 | 宜昌 | 湖南长沙 | 澳门澳门 | 济宁 | 鸡西 | 红河 | 马鞍山 | 甘南 | 嘉峪关 | 葫芦岛 | 柳州 | 荆门 | 定西 | 锦州 | 蚌埠 | 涿州 | 大同 | 阿拉尔 | 广安 | 焦作 | 唐山 | 宝应县 | 四平 | 攀枝花 | 阜阳 | 张家口 | 陵水 | 福建福州 | 海东 | 龙口 | 临海 | 南京 | 阳泉 | 阿拉善盟 | 贵州贵阳 | 九江 | 玉环 | 淮北 | 日土 | 黔西南 | 商丘 | 安岳 | 通辽 | 项城 | 驻马店 | 洛阳 | 吐鲁番 | 铜川 | 海南海口 | 延安 | 马鞍山 | 河南郑州 | 焦作 | 玉林 | 神木 | 通辽 | 灌南 | 玉溪 | 遵义 | 涿州 | 商洛 | 信阳 | 临沧 | 邯郸 | 潍坊 | 泰安 | 仙桃 | 阿克苏 | 商丘 | 淄博 | 禹州 | 垦利 | 崇左 | 石嘴山 | 呼伦贝尔 | 三河 | 阿坝 | 嘉兴 | 临汾 | 许昌 | 大连 | 陇南 | 周口 | 牡丹江 | 乳山 | 深圳 | 开封 | 哈密 | 丹东 | 肥城 | 金昌 | 安阳 | 改则 | 岳阳 | 甘孜 | 澄迈 | 日喀则 | 河南郑州 | 铜仁 | 海西 | 广饶 | 防城港 | 盐城 | 伊春 | 东莞 | 沧州 | 定安 | 江苏苏州 | 西双版纳 | 南安 | 阿勒泰 | 三河 | 安庆 | 长垣 | 乳山 | 大庆 | 天长 | 和田 | 焦作 | 日喀则 | 莱州 | 雄安新区 | 恩施 | 改则 | 阿勒泰 | 阜阳 | 六盘水 | 齐齐哈尔 | 宁波 | 锦州 | 毕节 | 鞍山 | 滁州 | 丽水 | 嘉峪关 | 甘孜 | 仁寿 | 三沙 | 贺州 | 赤峰 | 呼伦贝尔 | 宝应县 | 盘锦 | 新泰 | 江西南昌 | 晋中 | 吐鲁番 | 锡林郭勒 | 昌吉 | 包头 | 邹平 | 燕郊 | 石狮 | 石嘴山 | 内江 | 杞县 | 那曲 | 吴忠 | 临猗 | 葫芦岛 | 如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