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nav>
  • <tr id="kwygk"><bdo id="kwygk"></bdo></tr>
    <nav id="kwygk"></nav>
    <dd id="kwygk"></dd>
    <xmp id="kwygk"><optgroup id="kwygk"></optgroup>
    <tt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tt>
    <tt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tt>
    <menu id="kwygk"></menu>
    <nav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nav>
  • <menu id="kwygk"><strong id="kwygk"></strong></menu>
    <xmp id="kwygk"><nav id="kwygk"></nav>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庫 -> 學者文選
    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中美貿易磋商
    時間:2019年07月17日????作者:張曉強

     

    ——在“中美經貿關系:現狀和前景”研討會上的發言

    2019年7月9日

    一、中美貿易合作是互利共贏的。

    2018年雙邊貨物貿易額6335億美元、比上年增長8.5%,是2006年2627億美元的2.4倍,中國對美國順差從1433億美元增至3233億美元,其中54%來自在華外資企業。美國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而2009年至2018年十年間,中國是美國貨物貿易出口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累計增長73.2%,高于美國對世界其他地區56.9%的平均增幅。在服務貿易方面2006年才有正式統計,為274億美元;2018年增至1253億美元,是2006年的3.6倍。美方順差一路上升,2018年達485億美元。

    中國進口大量美國機電產品、農產品,彌補了自身供給不足,更好地滿足需求,出口企業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美國除出口帶來的就業機會等,從中國進口大量物美價廉商品,給美國消費者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美中貿委會指出,2015年中美貿易為每個美國家庭節省850美元。通用汽車、蘋果公司、惠普公司等通過在華設廠生產,不僅在中國銷售產品,向美國及世界多國銷售產品,還獲取了高額利潤。

    因此,美方所稱的中國從美國獲得了3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就是美國白白給了中國3000億美元,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二、中美貿易摩擦要點回顧。

    自2018年3月以來,美方單方面發起經貿摩擦,中方不得不采取應對措施同時明確提出,中國愿意采取合作的方式加以解決,推動達成互利雙贏的協議。為此,雙方進行了多輪談判,并取得了很大進展,但磋商也經歷了幾次波折,每次波折都源于美方的違背共識,不講誠信。例如,今年3月至4月底,兩國已就大部分問題達成一致,針對遺留問題,中方提出,雙方要互諒互讓,共同尋找解決分歧的辦法。但美方采取了霸凌主義和極限施壓手段,堅持不合理的高要價,堅持不取消經貿摩擦以來加征的全部關稅,堅持在協議中寫入涉及中國主權事務的強制性要求,導致雙方無法彌合剩余分歧。5月6日,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自5月10日起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率由10%提高至25%,導致磋商嚴重受挫。5月13日,美國宣布對剩余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啟動加征關稅的程序。這與兩國和世界各國人民的期望相悖,給雙邊經貿磋商和世界經濟增長前景蒙上陰影。

    在此,我想就中方所堅持的三點原則立場中,關于美方的“不合理高要價”談一些意見。中方在經貿磋商中明確表示,愿增加進口有市場需求、價格合理的美國產品。一些專家提及,中方表示到2020年中國可爭取將自美進口產品比2018年增加約2000億美元。據中國海關統計,2018年中國自美國進口共1344億美元。可以說,這是很大的增長幅度。但美方在5月初突然提出中國政府要承諾增加3000億至3300億美元進口。這明顯是不合理的高要價。

    第一,多進口美國商品是中方基本態度,但最終實現,是企業間的市場采購行為。如果若干美國出口商借機抬高價格,難道也要中國政府承諾,不論賣多貴,中國企業必須買嗎?這是違背國際貿易基本規則的。

    第二,中國在以往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美商貿聯委會磋商和本次經貿談判中一直提出,美國企業最有比較優勢、中國企業需求巨大的是美國高技術產品。但恰恰在這方面,美方不僅嚴格限制對華出口而且在2018年挑起經貿摩擦以來,不斷加大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的管制力度。美國行政機構在去年10月、今年5月,先后宣布對中國福建晉華半導體公司、華為公司禁止銷售美國半導體產品及設備儀器就是實例。去年11月19日,美國商務部出臺對關鍵新興和基礎技術、相關產品的出口管制框架,涉及生物技術、物流技術、3D打印、機器人、先進材料等14類,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針對中國的。

    第三,不論是到2020年中國企業一年從美國多進口2000億美元,還是3000億美元,必須要有需求和美方的供應能力。在高技術產品不允許多出口的情況下,美國對華出口貨物主要是以大豆為主的農產品、波音公司客機、化工產品和機電產品等幾大類,石油、天然氣則是美國對華出口潛力大的大宗商品。以大豆為例,2018年中國大豆進口8800萬噸,金額390億美元;其中從美國進口1660萬噸,74億美元。如果價格溫和增長,即使在2020年中國進口大豆總需求在9000萬噸、約400億美元。按美國比重上升到50%,也不過200億美元,比2018年凈增加的金額130億美元。就民航客機而言,中國確實在成長為世界最大的市場,旅客流量增長每年在9%左右。近幾年,中國民航新增干線客機大約每年330架、250億美元;其中一半是波音,一半是空客。到2020年一年也只能增長到約400架,按一半是波音公司產品,約為200架,增量也不過30架飛機、25億美元。而恰恰自去年以來,波音新型客機出現重大問題,中國及絕大多數國家的該型號客機全部停飛,中國及多國航空公司已向波音公司提出索賠。今年3月至4月,波音新客機一架訂單都沒有。如果波音公司不能及時有效地解決好重大問題,對中國企業已經與波音公司簽訂合同的客機都不能交付,難道中國政府可以指示中國企業,不顧乘客生命安全多買波音客機嗎?至于原油、天然氣,中國已成為世界進口第一大國,2018年進口量分別為4.62億噸和9000萬噸,總金額近2800億美元。但從美國的進口比重不到4%、約110億美元。2020年預計進口原油約5.4億噸、天然氣1.3億噸,進口額約3700億美元。中國的原油、天然氣進口是多元化的,2018年第一大進口國為俄羅斯,占比為15.5%。按到2020年從美國進口的比例提高到20%測算,當年從美國進口原油和天然氣分別達到1.1億噸、2600萬噸,金額合計約740億美元,比2018年增加約630億美元。而2018年美國原油和液化天然氣(LNG)對世界各國的總出口分別為9300萬噸和2200萬噸,預計2020年為1.6億噸和4700萬噸,屆時能有這么大的量出口給中國一國嗎?此外美國自己在管道、碼頭、LNG裝置以及出口政策等方面還有很多不確定性。

    綜上所述,以上大豆、客機、原油與LNG三類增量合計約790億美元。要能實現到2020年比2018年多進口2000億美國貨物,需要兩國企業及政府機構做出很大努力。美方突然漫天要價提出額外增加1000億美元或更多的中國企業進口,顯然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的不合理要求。

    三、貿易摩擦“損人害己”。

    2019年1-5月,中國自美國進口同比下降25.7%,對美出口下降3.2%。部分以生產對美出口產品為主的中國企業遇到了訂單減少,生產經營困難、裁減員工等問題。同時,加征關稅措施提高了美國企業成本,抬高了美國國內物價,影響了美國的民生。據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研究顯示,僅對中國家具征收25%關稅一項,就使美國消費者每年多支付46億美元。2018年美國大豆對華出口比上年減少約1500萬噸,減幅近50%。美國農業債務不斷增長、農業收入大幅度下降,破產的農場數量大增。美國農業部長5月23日宣布將對因對華貿易戰受到損失的農民提供160億美元的補貼,但美國農民沙佛爾說,“我拿到了補貼,但這些補貼并沒有什么作用,農民們更想要的是市場。”自6月17日至6月2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就對華加征關稅舉行了7天聽證會,參加聽證會的314名美國企業代表,有303位反對加征關稅。蘋果公司、微軟公司、英特爾公司等一批企業要求美國政府豁免關稅。我想指出的是,美國不僅對中國,而且對歐盟、印度、日本、墨西哥等都在搞貿易保護主義。美國某些政客把自己當做一把“錘子”,看到的是世界其他國家在經貿方面都在占美國的便宜,都是“釘子”,都應該敲打。但敲打的結果是,2018年美國貨物貿易逆差達8900億美元,比上年擴大840億美元,制造了歷史最高紀錄。正因為這種錯誤舉措違反WTO規則,嚴重干擾全球產業鏈,損害市場信心,給全球經濟帶來嚴峻挑戰。今年以來,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發布的報告均下調了2019年全球經濟和貨物貿易增長的預期;并指出,經貿摩擦會進一步抑制全球增長,削弱本已疲弱的投資。

    6月29日習近平主席在大阪與特朗普總統會晤,兩國元首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貿易磋商,共同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這是兩國人民和國際社會期待的好結果,但中美經貿磋商重啟后的情況更為關鍵。美國政界內部的復雜性,過去多次出爾反爾的表現等,都使順利達成貿易協議存在不確定性。希望美方真正拿出誠意,以負責任的態度,與中方一起努力。美方一直說,它只要一個“好的協議”,但中方同樣也只要“好的協議”。因此,雙方下一階段的磋商談判,應該向對各自經濟發展都有積極促進作用的公平協議的方向努力,美方單贏的協議永遠都不會有,雙方能達成的必須是一個雙贏的協議。對中國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推動高質量發展。同時與世界各國一起推動開放型世界經濟、經濟全球化的可持續健康發展。

     

    瀏覽次數:688
    256彩票256彩票平台256彩票主页256彩票网站256彩票官网256彩票娱乐256彩票开户256彩票注册256彩票是真的吗256彩票登入256彩票快三256彩票时时彩256彩票手机app下载256彩票开奖 驻马店 | 台山 | 基隆 | 天门 | 十堰 | 上饶 | 简阳 | 德州 | 济宁 | 四川成都 | 甘孜 | 顺德 | 台湾台湾 | 河源 | 亳州 | 台北 | 大庆 | 三河 | 包头 | 三明 | 牡丹江 | 灵宝 | 荆州 | 株洲 | 黄冈 | 绍兴 | 绥化 | 来宾 | 邵阳 | 六盘水 | 黑龙江哈尔滨 | 仙桃 | 清远 | 东莞 | 琼中 | 莒县 | 厦门 | 阳江 | 秦皇岛 | 靖江 | 渭南 | 神木 | 铜陵 | 阿勒泰 | 神木 | 忻州 | 福建福州 | 扬州 | 酒泉 | 大理 | 固原 | 果洛 | 临沧 | 苍南 | 吉林 | 湖南长沙 | 常德 | 东海 | 博尔塔拉 | 淄博 | 海东 | 柳州 | 桂林 | 玉树 | 威海 | 鹤岗 | 铜陵 | 顺德 | 馆陶 | 鸡西 | 郴州 | 孝感 | 山东青岛 | 大庆 | 辽宁沈阳 | 沭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仁怀 | 南通 | 广西南宁 | 台北 | 青州 | 河源 | 阿拉善盟 | 江门 | 余姚 | 焦作 | 甘肃兰州 | 巴彦淖尔市 | 黔南 | 清远 | 大兴安岭 | 广安 | 阿克苏 | 株洲 | 张家界 | 白沙 | 林芝 | 永州 | 湖北武汉 | 玉林 | 阳泉 | 湛江 | 包头 | 和县 | 张掖 | 五家渠 | 石嘴山 | 宝鸡 | 高密 | 德州 | 新乡 | 三亚 | 海拉尔 | 辽阳 | 巢湖 | 寿光 | 潍坊 | 漳州 | 山东青岛 | 阳春 | 黔西南 | 岳阳 | 嘉峪关 | 丹阳 | 昌吉 | 吴忠 | 赵县 | 惠州 | 保定 | 阿克苏 | 内江 | 攀枝花 | 大同 | 河南郑州 | 吐鲁番 | 信阳 | 马鞍山 | 湛江 | 燕郊 | 塔城 | 枣阳 | 常德 | 芜湖 | 崇左 | 南安 | 山东青岛 | 莱州 | 湖北武汉 | 黄石 | 莒县 | 抚顺 | 廊坊 | 泰州 | 姜堰 | 淮安 | 泉州 | 随州 | 博尔塔拉 | 襄阳 | 石嘴山 | 来宾 | 凉山 | 徐州 | 深圳 | 阿拉善盟 | 山西太原 | 慈溪 | 黄冈 | 赣州 | 明港 | 孝感 | 东方 | 宣城 | 邵阳 | 那曲 | 天水 | 广西南宁 | 德阳 | 福建福州 | 台湾台湾 | 白沙 | 正定 | 盘锦 | 庄河 | 包头 | 日照 | 邵阳 | 东方 | 济宁 | 鄢陵 | 高雄 | 吉林 | 忻州 | 池州 | 晋中 | 辽阳 | 天长 | 克拉玛依 | 邹城 | 长治 | 鸡西 | 宝鸡 | 汉中 | 吐鲁番 | 泰兴 | 任丘 |